你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一只绣花布鞋(19)别以为你看不到的就不存在

2019-09-01 点击:668

  

  图片发自简书App

  “有私情吧?嘿嘿嘿!”右灵儿忍不住在一旁奸笑,声音好不厚道。

  “绣花鞋,你倒是作一下名词解释呢?”赵睿睿可不打算放过一个虚伪的谎话精。

  “都是什么跟什么嘛?你连一只鞋的醋都吃?”绣花鞋终于笑不起来了。

  “我只是纳闷,你说话前后矛盾,不知那句话是真的?”赵睿睿笑得有点假。

  “呐——你看!冰箱上不是有他留给你的留言条吗?”绣花鞋无可奈何地说。

  赵睿睿闻言,本能就朝冰箱看去,确实看到一张方便贴,内容所差无几,只是那些肉麻的昵称被绣花鞋转达的时候,“吃”掉了。

  这么一瞧,赵睿睿忙捂脸:“呃——好尴尬啊!”

  “女人就是矫情!”右灵儿冷冷地掷出一句。

  “哎!疑神疑鬼的!得多不自信啊!”绣花鞋满是同情地说道。

  “哎!我就是太容易相信别人,结果现在我都不敢相信任何人。”赵睿睿终于说出了心里话。

  “放心吧!你绝对可以相信我!”绣花鞋又开始谆谆诱导。

  “因为我们不是人!尽管这世界上长着两条腿的恶人很多!”右灵儿又高深莫测地冒出一句莫名其妙的至理名言。

  赵睿睿突然很后悔把这鞋子领回来,这只鞋子就是一只讨嫌的刺豚。她也不想再与它们探讨信任二字,反正孙师傅的话准没错了。于是,她准备转移话题:

  “我很好奇,你们看见我吃东西会不会流口水?”

  “你流口水,别人看得见吗?”右灵儿似乎很喜欢截胡,总是喜欢横插一脚。

  “当然不能看到了!”赵睿睿忍不住翻了翻白眼,心道:除非没控制住嘛,才会从嘴里流出来,哼!

  “这不就成了?”绣花鞋也反问道。

  “什么意思?”赵睿睿不淡定了。

  “你男朋友眼神不好吧?”右灵儿又嘴贱了。

  “你什么意思?”赵睿睿警觉道。

  “整个儿一智障,怎么下得了手?下得了口?”右灵儿揶揄道。

  “哈哈哈!哈哈……”绣花鞋笑得不但不厚道,还在原地有节奏地直蹦跳,像是笑抽了。

  “讨厌!我让你们羡慕!嫉妒!恨!”赵睿睿边说,边拎起两只鞋,气冲冲扔地进了储藏室里,锁上门,气鼓鼓走回餐厅……

  一边走,一边咬牙切齿地嘀咕:

  “两只破鞋,留到中元节,马上寄北京去,实在太可恶了!

  “哎——你不知道吗?请“鞋”容易,送“鞋”难啊!”绣花鞋的声音似乎就在左耳边,赵睿睿忙自言自语道:

  “咦!你怎么还是这么阴魂不散哪!”

  “你关得住我们的身子,关不住我们的魂魄和法力,我们有神通,你看……”右灵儿的声音也随即在右耳响起。

  话音刚落,赵睿睿的手机猛然挣开了她的手掌,她本能地伸手去抓,可手机就一味地躲藏,如此左、右、上、下,她就跟手机玩起了躲*猫*猫!十几分钟后,赵睿睿连饭都没心思吃了!只想离开这个鬼地方!于是拍拍屁股:

  “得!手机我也不要了!你们留着玩吧!我怕了你们!我走!行了吧?”

  “你走哪里我们都能跟到哪里,现在是鬼月,晚上出门最好兜着点!”右灵儿的声音突然变得很阴冷。可赵睿睿一生气,恶从胆边生:

  “我活了几十年了,我走了几十年夜路,还从没被吓死过!谁怕谁啊!”

  “呵呵!22年也算几十年?你数学是体育老师教的?”绣花鞋终于搭腔了。

  “对我来说,大于10岁,都是几十岁!你管得还真宽!”赵睿睿返回沙发去拿包包,准备换鞋出门。

  “那是你的几十年有没有买过绣花鞋?”右灵儿还是继续喋喋不休地追问。

  “而且还是活了1000年的绣花鞋——长老!”绣花鞋也在一旁起哄。赵睿睿把两眼珠子都快翻印堂里了:

  “我找嘉沐去,震死你俩!”

  “他不是出差了吗?”绣花鞋幽幽反问道。

  “这你也知道?你的道德底线呢?偷听缺德!知道吗?”赵睿睿此刻就是一只受伤的小刺猬。

  “道德?多钱一斤啊?批发吗?怎么办?我们只是不能出声,并不代表我听们不到!被关储藏室我都能听得一清二楚,更何况这区区得卧室呢?”原来绣花鞋也声音也可以如此邪恶……

  “那我还有什么隐私可言?”赵睿睿突然觉得毛骨悚然,是不是可以搬到嘉沐家里去?

  “呵呵!你以为你看不到的,就一定不存在吗?如果我告诉你,除了我们,你屋里还有好多双眼睛,你信吗?”

  

  炎炎冬日

  5203a3bf 1c0f 41db a6f0 31ddb4a929cb

  4.9

  字数 1537

  

  图片发自简书App

  “有私情吧?嘿嘿嘿!”右灵儿忍不住在一旁奸笑,声音好不厚道。

  “绣花鞋,你倒是作一下名词解释呢?”赵睿睿可不打算放过一个虚伪的谎话精。

  “都是什么跟什么嘛?你连一只鞋的醋都吃?”绣花鞋终于笑不起来了。

  “我只是纳闷,你说话前后矛盾,不知那句话是真的?”赵睿睿笑得有点假。

  “呐——你看!冰箱上不是有他留给你的留言条吗?”绣花鞋无可奈何地说。

  赵睿睿闻言,本能就朝冰箱看去,确实看到一张方便贴,内容所差无几,只是那些肉麻的昵称被绣花鞋转达的时候,“吃”掉了。

  这么一瞧,赵睿睿忙捂脸:“呃——好尴尬啊!”

  “女人就是矫情!”右灵儿冷冷地掷出一句。

  “哎!疑神疑鬼的!得多不自信啊!”绣花鞋满是同情地说道。

  “哎!我就是太容易相信别人,结果现在我都不敢相信任何人。”赵睿睿终于说出了心里话。

  “放心吧!你绝对可以相信我!”绣花鞋又开始谆谆诱导。

  “因为我们不是人!尽管这世界上长着两条腿的恶人很多!”右灵儿又高深莫测地冒出一句莫名其妙的至理名言。

  赵睿睿突然很后悔把这鞋子领回来,这只鞋子就是一只讨嫌的刺豚。她也不想再与它们探讨信任二字,反正孙师傅的话准没错了。于是,她准备转移话题:

  “我很好奇,你们看见我吃东西会不会流口水?”

  “你流口水,别人看得见吗?”右灵儿似乎很喜欢截胡,总是喜欢横插一脚。

  “当然不能看到了!”赵睿睿忍不住翻了翻白眼,心道:除非没控制住嘛,才会从嘴里流出来,哼!

  “这不就成了?”绣花鞋也反问道。

  “什么意思?”赵睿睿不淡定了。

  “你男朋友眼神不好吧?”右灵儿又嘴贱了。

  “你什么意思?”赵睿睿警觉道。

  “整个儿一智障,怎么下得了手?下得了口?”右灵儿揶揄道。

  “哈哈哈!哈哈……”绣花鞋笑得不但不厚道,还在原地有节奏地直蹦跳,像是笑抽了。

  “讨厌!我让你们羡慕!嫉妒!恨!”赵睿睿边说,边拎起两只鞋,气冲冲扔地进了储藏室里,锁上门,气鼓鼓走回餐厅……

  一边走,一边咬牙切齿地嘀咕:

  “两只破鞋,留到中元节,马上寄北京去,实在太可恶了!

  “哎——你不知道吗?请“鞋”容易,送“鞋”难啊!”绣花鞋的声音似乎就在左耳边,赵睿睿忙自言自语道:

  “咦!你怎么还是这么阴魂不散哪!”

  “你关得住我们的身子,关不住我们的魂魄和法力,我们有神通,你看……”右灵儿的声音也随即在右耳响起。

  话音刚落,赵睿睿的手机猛然挣开了她的手掌,她本能地伸手去抓,可手机就一味地躲藏,如此左、右、上、下,她就跟手机玩起了躲*猫*猫!十几分钟后,赵睿睿连饭都没心思吃了!只想离开这个鬼地方!于是拍拍屁股:

  “得!手机我也不要了!你们留着玩吧!我怕了你们!我走!行了吧?”

  “你走哪里我们都能跟到哪里,现在是鬼月,晚上出门最好兜着点!”右灵儿的声音突然变得很阴冷。可赵睿睿一生气,恶从胆边生:

  “我活了几十年了,我走了几十年夜路,还从没被吓死过!谁怕谁啊!”

  “呵呵!22年也算几十年?你数学是体育老师教的?”绣花鞋终于搭腔了。

  “对我来说,大于10岁,都是几十岁!你管得还真宽!”赵睿睿返回沙发去拿包包,准备换鞋出门。

  “那是你的几十年有没有买过绣花鞋?”右灵儿还是继续喋喋不休地追问。

  “而且还是活了1000年的绣花鞋——长老!”绣花鞋也在一旁起哄。赵睿睿把两眼珠子都快翻印堂里了:

  “我找嘉沐去,震死你俩!”

  “他不是出差了吗?”绣花鞋幽幽反问道。

  “这你也知道?你的道德底线呢?偷听缺德!知道吗?”赵睿睿此刻就是一只受伤的小刺猬。

  “道德?多钱一斤啊?批发吗?怎么办?我们只是不能出声,并不代表我听们不到!被关储藏室我都能听得一清二楚,更何况这区区得卧室呢?”原来绣花鞋也声音也可以如此邪恶……

  “那我还有什么隐私可言?”赵睿睿突然觉得毛骨悚然,是不是可以搬到嘉沐家里去?

  “呵呵!你以为你看不到的,就一定不存在吗?如果我告诉你,除了我们,你屋里还有好多双眼睛,你信吗?”

  

  图片发自简书App

  “有私情吧?嘿嘿嘿!”右灵儿忍不住在一旁奸笑,声音好不厚道。

  “绣花鞋,你倒是作一下名词解释呢?”赵睿睿可不打算放过一个虚伪的谎话精。

  “都是什么跟什么嘛?你连一只鞋的醋都吃?”绣花鞋终于笑不起来了。

  “我只是纳闷,你说话前后矛盾,不知那句话是真的?”赵睿睿笑得有点假。

  “呐——你看!冰箱上不是有他留给你的留言条吗?”绣花鞋无可奈何地说。

  赵睿睿闻言,本能就朝冰箱看去,确实看到一张方便贴,内容所差无几,只是那些肉麻的昵称被绣花鞋转达的时候,“吃”掉了。

  这么一瞧,赵睿睿忙捂脸:“呃——好尴尬啊!”

  “女人就是矫情!”右灵儿冷冷地掷出一句。

  “哎!疑神疑鬼的!得多不自信啊!”绣花鞋满是同情地说道。

  “哎!我就是太容易相信别人,结果现在我都不敢相信任何人。”赵睿睿终于说出了心里话。

  “放心吧!你绝对可以相信我!”绣花鞋又开始谆谆诱导。

  “因为我们不是人!尽管这世界上长着两条腿的恶人很多!”右灵儿又高深莫测地冒出一句莫名其妙的至理名言。

  赵睿睿突然很后悔把这鞋子领回来,这只鞋子就是一只讨嫌的刺豚。她也不想再与它们探讨信任二字,反正孙师傅的话准没错了。于是,她准备转移话题:

  “我很好奇,你们看见我吃东西会不会流口水?”

  “你流口水,别人看得见吗?”右灵儿似乎很喜欢截胡,总是喜欢横插一脚。

  “当然不能看到了!”赵睿睿忍不住翻了翻白眼,心道:除非没控制住嘛,才会从嘴里流出来,哼!

  “这不就成了?”绣花鞋也反问道。

  “什么意思?”赵睿睿不淡定了。

  “你男朋友眼神不好吧?”右灵儿又嘴贱了。

  “你什么意思?”赵睿睿警觉道。

  “整个儿一智障,怎么下得了手?下得了口?”右灵儿揶揄道。

  “哈哈哈!哈哈……”绣花鞋笑得不但不厚道,还在原地有节奏地直蹦跳,像是笑抽了。

  “讨厌!我让你们羡慕!嫉妒!恨!”赵睿睿边说,边拎起两只鞋,气冲冲扔地进了储藏室里,锁上门,气鼓鼓走回餐厅……

  一边走,一边咬牙切齿地嘀咕:

  “两只破鞋,留到中元节,马上寄北京去,实在太可恶了!

  “哎——你不知道吗?请“鞋”容易,送“鞋”难啊!”绣花鞋的声音似乎就在左耳边,赵睿睿忙自言自语道:

  “咦!你怎么还是这么阴魂不散哪!”

  “你关得住我们的身子,关不住我们的魂魄和法力,我们有神通,你看……”右灵儿的声音也随即在右耳响起。

  话音刚落,赵睿睿的手机猛然挣开了她的手掌,她本能地伸手去抓,可手机就一味地躲藏,如此左、右、上、下,她就跟手机玩起了躲*猫*猫!十几分钟后,赵睿睿连饭都没心思吃了!只想离开这个鬼地方!于是拍拍屁股:

  “得!手机我也不要了!你们留着玩吧!我怕了你们!我走!行了吧?”

  “你走哪里我们都能跟到哪里,现在是鬼月,晚上出门最好兜着点!”右灵儿的声音突然变得很阴冷。可赵睿睿一生气,恶从胆边生:

  “我活了几十年了,我走了几十年夜路,还从没被吓死过!谁怕谁啊!”

  “呵呵!22年也算几十年?你数学是体育老师教的?”绣花鞋终于搭腔了。

  “对我来说,大于10岁,都是几十岁!你管得还真宽!”赵睿睿返回沙发去拿包包,准备换鞋出门。

  “那是你的几十年有没有买过绣花鞋?”右灵儿还是继续喋喋不休地追问。

  “而且还是活了1000年的绣花鞋——长老!”绣花鞋也在一旁起哄。赵睿睿把两眼珠子都快翻印堂里了:

  “我找嘉沐去,震死你俩!”

  “他不是出差了吗?”绣花鞋幽幽反问道。

  “这你也知道?你的道德底线呢?偷听缺德!知道吗?”赵睿睿此刻就是一只受伤的小刺猬。

  “道德?多钱一斤啊?批发吗?怎么办?我们只是不能出声,并不代表我听们不到!被关储藏室我都能听得一清二楚,更何况这区区得卧室呢?”原来绣花鞋也声音也可以如此邪恶……

  “那我还有什么隐私可言?”赵睿睿突然觉得毛骨悚然,是不是可以搬到嘉沐家里去?

  “呵呵!你以为你看不到的,就一定不存在吗?如果我告诉你,除了我们,你屋里还有好多双眼睛,你信吗?”

银河网投平台 版权所有© www.scljx.com 技术支持:银河网投平台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