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爱上中医,我从不后悔!西医外科医生怀着怎样心理历程学习中医?

2019-08-09 点击:1529


  2019-08-06 16:45:48 优人健康

  原标题:爱上中医,我从不后悔!

  史欣德 岐黄学术

  

  做中医,本不是我的理想,甚至连想也没想过

  我出身于一个西医家庭,从小就想继承父业,当一名出色的西医外科医生。所以,1977年国家恢复高考,我自然报考了医学院校,填写的志愿当然全都是西医的医疗专业。但我收到的却是一张中医专业的录取通知书。虽然全家人都为我高兴,但不免也流露出一点遗憾。我至今还记得父亲的一句话:“怎么是中医专业呢?”

  我知道,在许多人的心目中,中医是不太科学的,是一种非常古老而落后的医学,学了也没有太大的前途。抱着有书读总比没书读好的心态我踏进了中医学院的大门。

  对初学者来说,中医学的内容,无论是说理的方式、考虑问题的角度,还是术语的表达,都与我们接受的现代教育所形成的认识方法和知识结构等完全不同。

  

  比如,“人以天地之气生”,“人生有形,不离阴阳”;“心属火,胃属土”;“人体患病是由于正气不胜邪气”;“咳嗽乃肺失宣肃,嗳气属胃气上逆”等等。所以,尽管努力去学习理解,却仍然似懂非懂,也提不起学习兴趣。

  让我真正认识中医,改变对中医看法的是一次次的临床实践,特别是为自己治疗,亲自尝药后的体会

  慢性鼻窦炎是一直困扰我多年,影响我工作效率的疾病,每次发作时头昏头胀,鼻塞鼻痛,流脓涕,即使服药也需要一周左右才能缓解。一次偶然的机会,看到了一首出自金元时期医家的方剂,用药极其简单,从其描述的主治病症看,与鼻窦炎有相似之处,遂稍加变通,配来服用。

  出乎意料的是,服药后仅一刻钟左右,严重的头胀头痛、鼻塞鼻痛完全消失,一剂而愈。疗效的快捷正如古代医家所形容的“效如桴鼓”,而在上大学时每每读到古医案中这句形容词时都觉得可笑,至此我才明白古人并未言过其实,而是我们自己太自以为是了。

  有了这次经验,我开始重新审视中医,重新捡起弃之多年的经典古医籍,逐字逐句地阅读研究,尽量站在古人的角度,去琢磨体会在他们当时历史条件下对人体、对疾病的认识和治疗方法。

  同时又再去跟师学习,对我帮助最大、帮我开启中医之门的就是恩师黄煌教授。每当我按照黄煌老师所教的古代经方医家的方法,用简、便、廉的方药治好一个又一个患者时,深入钻研中医的信心就更为坚定;而每次治疗失败后,再也不会象以前那样简单地怀疑中医的疗效,而是后悔自已看的书太少,方法掌握得不够。

  面对不同于大学生们的授课对象,促使我更关注和思考这样一些问题

  二十年前,受黄煌老师委托,我开始给金陵老年大学南航分校中医保健班上课,面对不同于大学生们的授课对象,促使我更关注和思考这样一些问题:

  为什么一种源于生活,又是讲解人体自身问题,又不需借助任何实验仪器,且行之有效的医学,现代人学习起来却这样困难,不易接受?

  为什么现代还有不少人对中医存有这样或那样的偏见?

  我想原因是多方面的。

  首先,中医学产生、成熟于中国古代,受当时人们感受、认识自然和社会之手段与方法的影响,在研究人的生理、病理、治疗等医学问题时,走了一条与西方(现代)医学绝然不同的道路,采用了阴阳五行等宏观而抽象的概念理论解释人体生理、病理现象,与现代科学研究力求微观精细量化的方法完全不同,所以难以被认同。

  其次,中医学是一种重视个体特点的医学,其诊断和治疗强调“病的人”,即病体当时的状态特征。由于个体之间的差异,相同的病(西医概念下的)使用的药物常常完全不同,治疗的灵活性大,表面看似乎缺少可重复性与可检测性。

  第三,中医学博大精深,要学懂、学通、学精,达到出神入化,运用自如的境地需要一个相当长的过程。如果医术不精、临床疗效不高,往往会使人们失去对中医的信赖。

  第四,一些以谋利为目的而扛着中医牌子招摇撞骗者的言行,使一些人们对中医产生这样或那样的偏见。

  实际上,中医虽然是一种方法非常灵活且变化无穷的医学,但她有着严密的理论体系,从认识人体的生理、病理,到诊断、治疗上的理论都环环相扣。

  其取类比象、执简驭繁的说理方法,强调人要顺应自然的思想,以人为本、协调平衡的养生、预防与治疗观点,至今仍闪耀着中华民族智慧的光芒。

  当我们把中医学的理论思想放到活生生的现实生活中去细心观察体验,用来指导日常的养生保健,你就会发现中医的无穷奥妙和魅力!

  · END ·

  您的点赞评论转发,是给我最大的鼓励

  如果您觉得这篇文章有用

  请分享、转发给您的朋友看

  亦可给我们留言

  谢谢

  ▼

  

  I 版权声明

  本文来自欣德医话。转载请注明原出处。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原标题:爱上中医,我从不后悔!

  史欣德 岐黄学术

  

  做中医,本不是我的理想,甚至连想也没想过

  我出身于一个西医家庭,从小就想继承父业,当一名出色的西医外科医生。所以,1977年国家恢复高考,我自然报考了医学院校,填写的志愿当然全都是西医的医疗专业。但我收到的却是一张中医专业的录取通知书。虽然全家人都为我高兴,但不免也流露出一点遗憾。我至今还记得父亲的一句话:“怎么是中医专业呢?”

  我知道,在许多人的心目中,中医是不太科学的,是一种非常古老而落后的医学,学了也没有太大的前途。抱着有书读总比没书读好的心态我踏进了中医学院的大门。

  对初学者来说,中医学的内容,无论是说理的方式、考虑问题的角度,还是术语的表达,都与我们接受的现代教育所形成的认识方法和知识结构等完全不同。

  

  比如,“人以天地之气生”,“人生有形,不离阴阳”;“心属火,胃属土”;“人体患病是由于正气不胜邪气”;“咳嗽乃肺失宣肃,嗳气属胃气上逆”等等。所以,尽管努力去学习理解,却仍然似懂非懂,也提不起学习兴趣。

  让我真正认识中医,改变对中医看法的是一次次的临床实践,特别是为自己治疗,亲自尝药后的体会

  慢性鼻窦炎是一直困扰我多年,影响我工作效率的疾病,每次发作时头昏头胀,鼻塞鼻痛,流脓涕,即使服药也需要一周左右才能缓解。一次偶然的机会,看到了一首出自金元时期医家的方剂,用药极其简单,从其描述的主治病症看,与鼻窦炎有相似之处,遂稍加变通,配来服用。

  出乎意料的是,服药后仅一刻钟左右,严重的头胀头痛、鼻塞鼻痛完全消失,一剂而愈。疗效的快捷正如古代医家所形容的“效如桴鼓”,而在上大学时每每读到古医案中这句形容词时都觉得可笑,至此我才明白古人并未言过其实,而是我们自己太自以为是了。

  有了这次经验,我开始重新审视中医,重新捡起弃之多年的经典古医籍,逐字逐句地阅读研究,尽量站在古人的角度,去琢磨体会在他们当时历史条件下对人体、对疾病的认识和治疗方法。

  同时又再去跟师学习,对我帮助最大、帮我开启中医之门的就是恩师黄煌教授。每当我按照黄煌老师所教的古代经方医家的方法,用简、便、廉的方药治好一个又一个患者时,深入钻研中医的信心就更为坚定;而每次治疗失败后,再也不会象以前那样简单地怀疑中医的疗效,而是后悔自已看的书太少,方法掌握得不够。

  面对不同于大学生们的授课对象,促使我更关注和思考这样一些问题

  二十年前,受黄煌老师委托,我开始给金陵老年大学南航分校中医保健班上课,面对不同于大学生们的授课对象,促使我更关注和思考这样一些问题:

  为什么一种源于生活,又是讲解人体自身问题,又不需借助任何实验仪器,且行之有效的医学,现代人学习起来却这样困难,不易接受?

  为什么现代还有不少人对中医存有这样或那样的偏见?

  我想原因是多方面的。

  首先,中医学产生、成熟于中国古代,受当时人们感受、认识自然和社会之手段与方法的影响,在研究人的生理、病理、治疗等医学问题时,走了一条与西方(现代)医学绝然不同的道路,采用了阴阳五行等宏观而抽象的概念理论解释人体生理、病理现象,与现代科学研究力求微观精细量化的方法完全不同,所以难以被认同。

  其次,中医学是一种重视个体特点的医学,其诊断和治疗强调“病的人”,即病体当时的状态特征。由于个体之间的差异,相同的病(西医概念下的)使用的药物常常完全不同,治疗的灵活性大,表面看似乎缺少可重复性与可检测性。

  第三,中医学博大精深,要学懂、学通、学精,达到出神入化,运用自如的境地需要一个相当长的过程。如果医术不精、临床疗效不高,往往会使人们失去对中医的信赖。

  第四,一些以谋利为目的而扛着中医牌子招摇撞骗者的言行,使一些人们对中医产生这样或那样的偏见。

  实际上,中医虽然是一种方法非常灵活且变化无穷的医学,但她有着严密的理论体系,从认识人体的生理、病理,到诊断、治疗上的理论都环环相扣。

  其取类比象、执简驭繁的说理方法,强调人要顺应自然的思想,以人为本、协调平衡的养生、预防与治疗观点,至今仍闪耀着中华民族智慧的光芒。

  当我们把中医学的理论思想放到活生生的现实生活中去细心观察体验,用来指导日常的养生保健,你就会发现中医的无穷奥妙和魅力!

  · END ·

  您的点赞评论转发,是给我最大的鼓励

  如果您觉得这篇文章有用

  请分享、转发给您的朋友看

  亦可给我们留言

  谢谢

  ▼

  

  I 版权声明

  本文来自欣德医话。转载请注明原出处。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银河网投平台 版权所有© www.scljx.com 技术支持:银河网投平台 | 网站地图